约会大作战20卷 十香world (搬运)(1)

头条财经 2020-05-22132未知admin

  不,她并不知道之中这个形容究竟是否贴切。因为她甚至于无法判断此处到底为何。

  所有的一切皆行暧昧,所有的一切皆行模糊的,无解的空间里。温水煮青蛙一般的感觉,还有稍一松懈,自己的存在就会从指尖开始消融的无所依的感觉包覆了浑身上下。

  她记忆中唯一有的,是生出自己的女性的容貌。但是,自己为什么,又是如何降生的,她无论如何都没解。与此相同的——她并不了解自己是怎样的存在。

  能够用来定义自己的东西并不存在,就宛如那被松开了缆绳的小船一样,只是漫无目的地。总有一天,无法消除的疑问会被寂寞和倦怠的浪潮,风化成尘吧。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能理解到这件事。但是,这件事成为了甚至不需要加以确定的“事实”支配了她的思绪。

  自己处在另一个自己的心中。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感受啊。多重人格者中未被发现的人格原来是这样的感受吗。不——对于她而言,或许说是在她沉眠的过程中被萌生的另一个人格给抢走了身体更为准确吧。

  不如说,她反倒对知晓空无一物的空间里还存在着除了自己之外的“某物”而感到喜不自已。并非是能看到什么东西,并非是能听到什么东西,单纯的心灵接触之后,自己不知不觉能体会到另一个自己的感情了。

  让另一个自己惊悸,悲伤的那个人的名字,被她和静谧的怒气一起,深深刻入了心中。

  打盹,就和死亡相近。两者都是失去意识,陷于。不同的,是之后是否会醒来。

  那么,意识,到底算是苏生还是新生——迷迷糊糊想着这无所谓的事情的士道慢慢睁开了眼睛。

  最初跃入视野的,并非是天花板而是白色的棱线。几秒之后,士道注意到那是毯子。看来自己是趴着睡的。

  熟悉的。和往常别无二致的早晨。温暖的阳光从窗户外射进了,不过感觉气温还有点低。

  是还迷糊着的关系吗,士道想不起来。不,更准确的说,不只是几,士道连这个月是几月都不是很清楚。士道只能单纯从肌肤感受到的气温中判断大致的季节。

  士道自己虽然没有经历过,不过,在宿醉的第二天早上,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睡前的状况没法清楚回忆起来。明明应该是和平时没什么区别的早晨,脑袋里却缠绕着一股不可思议的违和感。一股无所依的焦心感。

  虽然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但是光想想不出答案。士道姑且决定放在之后再确认就行,随后一边挠着头一边走出了。

  下了楼梯,顺着走廊走了一段后,士道听到客厅的方向传来了电视的声音。看来琴里已经起床了。

  其中一个人是琴里。这方面问题不大。她是头上戴着黑色缎带的,士道的可爱妹妹。现在她含着最喜欢的棒棒糖坐在电视机对面的沙发上。

  剪到齐脖的淡色头发,如同机械般端正的举止和姿势。淡薄的双眸中泛起的让人联想到某处电子屏幕上的背光源。

  没错,这份姿容,毫无疑问是属于空中舰franxinus的管理AI,鞠亚的。

  暧昧回应的士道用手指理了理刘海。确实,正如鞠亚所言,士道的刘海横着往外一戳中。

  不过,现在有一件比刘海更让士道在意的事情。当然,这件事就是关于坐在沙发上的鞠亚的。

  鞠亚是franxinus的管理AI。虽然通过之前的大让鞠亚能发出声音表达意思了,但那充其量也只是存在于电脑中的人格,应该是不可能像这样拥有实体的。

  注意到这件事的同时,伴随着微微的头疼,记忆迷迷糊糊地出现在了士道的脑海中。

  那是,战斗的记忆。通过精灵术式得到了始源精灵的力量的艾扎克·维斯考特。与他对战的精灵们。过程中,借助二亚的嗫告篇帙的力量,鞠亚获得了实体。记得好像有说过……之后只要保持着控制输出功率的状态的话,鞠亚就能像这样保持实体化。

  身为一切的源头的始源精灵的她——Ratatoskr的解析官——村雨令音。

  士道轻轻摇了摇头,随后再次问出刚才没问完的话。接着,琴里微微皱起眉头。

  在心里念了好几遍这个日期的士道思考着。三月十九日,与士道和令音约会的那天——与那个决战之日——相隔了近一个月。

  而所有的一切结束之后,和熊玩偶一起降到了士道他们面前的澪的灵结晶结束了它的,消融在了空气中。

  没错。在那之后,大家怀着失去了澪——失去了令音的悲伤,重新回到了安稳的日常生活中。

  村雨令音是琴里最为信任的部下,也是琴里的闺蜜。她是phantom这件事——随后她消失。虽然在大家的面前琴里必须表现的有,但是她本人不可能对这件事。

  话说回来,在战前,士道就已经决定了——在所有的一切结束之后,自己要抱紧琴里一次。

  琴里有些惊讶。不过,她并没有要挣扎分开,挥手乱闹的意思。两人就这么互相抱了对方一会儿。

  “……哼,原来如此。就这样自然而然地抱上了呢,不愧是琴里。我学到了。”

  “放心吧。这只是表示我正在进行情报记录的动作表现而已——为了之后能复习,琴里耍的我已经用影像的形式完整保存下来了。”

  “就算是司令也不可独断要彻底删除被保存在最重要的数据库中的记录。这件事需要两名副司令以下的船员,同时还要通过圆桌会议的许可。公开这份影像也没有关系吗?”

  琴里大声,对此,鞠亚一副淡定的表情揣个明白装糊涂。看到她们的互动,士道不禁笑了起来。

  “恩,没问题的。这个身体几乎可以做出所有人类能做的事情。抱起来感觉也很舒服的哦。又软又轻哦。你要试试吗?”

  “哼……是吗。果然是需要琴里那种必然性的套才能让你不多废话抱上来呢。——登录数据库。分类:使其娇羞的方式。项目:琴里式。”

  如此这般,琴里抓着鞠亚的肩膀晃了起来。士道笑着看着她们,随后洗好脸换好衣服,开始了早饭的准备。

  早餐之后。鞠亚挥手为打理妥当的士道和琴里送别。士道一边用鞋尖点地,一边挥手回应:

  “好的。——不过,难得拥有了,可我却只能像这样送别士道你们,真是遗憾啊。时候正好,等下个月脆也办一下转入高中的手续吧。”

  “……鞠亚,你好歹也是Ratatoskr的AI啊。在不给二亚过多负担的情况下实体化固然是好,但工作可得好好完成才行哦?既然精灵们的力量还有残留,那就存在暴走的,虽然可能性不高。”

  “哦呀,请不要太轻视我的处理能力好吗?高中这点程度的课业,对我来说根本是小意思。我完全可以在完成日常任务的同时,在定期测验中拿到学年第一的成绩哦。不过,为了避免并列第一的出现,我需要在测验当天以士道的名义将折纸骗走就是了。”

  “也罢,目前就先保持这样好了。将士道送出的行为颇有新婚妻子的感觉,这也不错。”

  十几秒过后,她穿着一件围裙现了身。一如所言,这副打扮好似一个新婚的妻子。

  一看方知,好多名精灵出现在了五河前。除了住在五河家隔壁的精灵的耶俱矢和夕弦、四糸乃和七罪、六喰之外,不知为何还有住在市内的私邸的美九。

  ……准确来说,美九现在就像捉鬼游戏里的鬼一样一边巧笑一边追着大家跑来跑去。

  士道不解地问。这一问吸引了大家的注意——于是美九抓住这个机会,捕获了七罪。

  几秒钟后,在那里的便是气色红润的美九,以及精气被吸干一般憔悴的七罪了。

  “早、早上好……所以这到底是怎么了?美九你上学的方向不是这边吧……?”

  “这个啊,因为我今天有工作,所以就不去学校了。不过今天的任务挺重的,所以就想着在去现场之前来同大家补充一点能量。”

  说着,美九唰地摆了个可爱的pose。如此举止,不愧是偶像,相当有模有样。

  “补充一下能量”一般用来形容在加油鼓劲中获得勇气,可换做美九来实践的话,就变成了一种更直接的能量吸收(Energy Drain)般的行为。

  “我之所以选择七罪小姐,理由大致有三个!第一、因为七罪小姐非常可爱!第二、因为七罪小姐很香!第三、因为七罪小姐的动作比人慢,抓起来更容易!”

  七罪一边尖叫一边气得直跺脚。因为汲取了七罪的能量而从容了许多的美九露出了“诶嘿~★”的可爱偶像微笑。

  “这个啊……我们正好要出一趟门。……因为琴里的算计,下个月就要去上初中了,所以得去买必须的用品……”

  “你说谁呢,嗯?——虽然让Ratatoskr直接准备好也行,但还是跟朋友一起去文具店买更开心不是?”

  听了四糸乃和六喰的回答,七罪的脸颊稍稍泛红,不做声了。看样子,她是对表示赞同感到害羞,但也不会明确表示否定,不如说,她相当开心。

  “啊啊……多么耀眼的光景啊……感觉心灵得到了洗涤。——您好,是经纪人吗?请把我今天的工作取消掉吧。……诶?不是的,我没有不舒服。不如说在补充过能量之后,我现在十足,可是我想和大家一起去文具店买东西。……不不不,录曲子和一起买的笔,哪一边重要根本不言自明吧!”

  七罪抢过美九的电话,边低头边说“……非常抱歉,是的,她会好好去工作的……”。

  “没错。想要配对的笔的话,我们给你买就是了。你可要好好完成自己的工作啊。”

  “真的吗!?嗯~嗯……虽然不能亲自去有些遗憾,可这次只能先一下了。”

  美九双眼熠熠生辉,傻笑了起来。七罪见状重重地叹了口气,将手机丢向了她。

  难道是大家的吵闹阻塞了交通吗……想到这里,士道连忙转过身。其余的精灵们在士道的带动下也看向了声源的方向。

  大家想的没什么错,在那里确实停着一辆助动车——可骑手却是士道等人的老熟人。

  将护目镜推到头盔上之后,本条二亚悠哉悠哉地挥手招呼道。她也是被士道封印了灵力的精灵之一。

  “不是,我们有的是要去学校、有的是要出门买东西什么的……二亚你倒是来这里做什么?”

  “这个啊,我工作干完了倒是挺好,可自己家里都不剩什么吃的了啊……吃便利店卖的餐又觉得没味道,所以我寻思到精灵这边能讨到热乎饭来着……”

  “那当然,我毕竟是成年的大姐姐嘛。车姑且是会开的哦?等之后有机会我带大家兜风怎么样?”

  二亚抛着媚眼如此说道。不同于感到兴奋的四糸乃和美九、八舞姐妹和六喰等人,一旁的琴里与七罪向二亚投以了怀疑的目光,“……真的没问题吗?”。

  “——站在守护大家安全的立场上,我不是很推荐哦。说到底,二亚你有驾照吗?”

  说着,二亚从钱包里取出了驾照。说来也是理所当然,二亚还是有好好将驾照带在身边的。顺便一提,驾照上的照片是半睁着眼睛的。

  “——二亚你在过去五年的时间里都为DEM所。你的驾照在那期间是否已经失效了呢?”

  “不是,这不怪我好吧!?毕竟时间感都模糊了……再说这都是DEM害的吧!?不是我的问题吧!?”

  “确实是DEM的错,但可不管这些。在被之前,你可得好好去再考一张驾照哦。——如果你想吃饭的话,你得把踏板车先寄放在这边,否则你就推着它回去。”

  “啊哈哈……不过这真的好巧啊。这个时间段大家居然能齐聚一堂。……难不成折纸和狂三也在附近吗?”

  回过身一看,发现那里站着一名面庞如人偶般精致的少女,还有一名用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左眼的少女。——正是士道刚刚提到的鸢一折纸和时崎狂三。两人都在校服外披了一件外套,脖子上缠着围巾。

  虽然有些在意折纸口中的之前到底是多久之前,但士道总觉得问了会很,只是擦了擦抽搐不已的脸上的汗水。

  “哦呀哦呀,士道先生真是的。您不记得了吗?那场战斗之后,我也得到了Ratatoskr的,重新开始上学了不是吗。”

  听她这么一说,士道才想起来好像是这个样子。……看来自己果然是累了啊。士道以暧昧的态度挠了挠脸。

  “就是这样哦。请您振作一点。……啊,说来抱歉,我这就先失礼了。朋友在等我了。”

  这个意外的名词惊得士道瞪圆了眼睛。在灵力被封印之前素来以最恶精灵之名著称的狂三跟这个词实在是不搭。

  不过狂三对士道的反应颇不以为意,只是将目光投向了道的前方。士道也顺着她的目光望了过去。

  于是乎,道前方的一名淑雅少女察觉到了士道的视线,地行了一礼。士道也反射性地点头示意。

  “呵呵呵,没关系的。——反正就算我不在,士道先生身边总会有不少女性作伴。”

  如此这般,狂三和朋友谈笑风生。士道一面无奈地叹了口气,一面有感于狂三那的侧颜而心生暖意。

  这时候,四糸乃左手上的布偶四糸奈在看到整个过程之后,吧嗒吧嗒地开口说道:

  “哎呀~,这未免太巧了吧。这么一大早的,所有人居然都到了。士道君,你不是了什么奇怪的费洛蒙吧?”

  这飞来横锅让士道不由苦笑。话虽如此……可四糸奈所言不无道理。至今以来,大家从不曾像今天这样齐聚一堂。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在什么人的安排下聚到了一起那样——

  在五河前的上,了大量精灵。琴里、四糸乃、七罪、耶俱矢、夕弦、六喰、美九、二亚、折纸、狂三,此外还有鞠亚和狂三的朋友纱和。

  在阳光的下轻轻摇曳的夜色长发。熠熠生辉的水晶双眸。过于精致的五官配以天真烂漫的笑容,透着一种怜爱感。

  天空就仿佛是在士道等人的前途一样晴朗无比。在上学上前进的脚步轻得让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可是士道的人生中实在是充满了美好的邂逅,以至于可以盖过这些悲伤和离别。

  些微的疲劳与在乎其上的充实感洋溢在身体之中。士道不讨厌这种感觉。在精灵们吃得干干净净的碗筷的时候,士道甚至在恶作剧心理的作用下想着,下一次要做怎样的料理给大家一个惊喜呢

  对现在的生活,自己并没有不满。DEM也老实了许多,与精灵们在一起的日常虽然吵闹但却愉快,他发自心底地觉得这样的生活如果能一直继续下去就好了。

  可是做完家事之后,当没有了与自己交流的什么人的时候——换言之,就是在一个人无所事事的时候,不意之间,会有一种奇妙的违和感掠过脑海。

  恰逢此时,起居室的门被推开,白色发带摇曳的琴里一边撸下挽起的袖子一边走了进来。

  说着,琴里莞尔一笑。戴黑色发带时,琴里是个强势而可靠的司令官,但在戴白色发带时,就会变成一个与年龄相应的可爱妹妹。

  妹妹的笑容让掠过脑海的违和感烟消云散。士道也微笑着回应琴里,并将手搭上了冰箱的门。

  琴里一个劲地点头,双眼直闪光。十分不可思议的是,她的双马尾似乎也跟着鲜活地摇动了起来。

  突然,士道歪了歪头。精灵们明明都回去了,鞠亚也因为工作待在Fraxinus,可士道却听到了不属于琴里的另一道声音。

  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结果发现一名小巧的少女不知何时坐在了起居室的沙发上。

  束成一束的长发,左眼下有一颗泪痣。少女的五官总让人觉得与士道有几分相似。

  说着,真那无奈地耸了耸肩。看来是在士道的时候进来的。……也不知是士道太热衷于工作以至于全然不觉,还是真那养成了抹除脚步声的习惯。

  不过,虽然惊讶于真那的突然出现,但士道本身常欢迎她的到来的。士道苦笑着耸耸肩,在小锅里倒入三人份的牛奶,点火加热。

  几分钟之后,看到牛奶表面升起了腾腾热气,士道将牛奶倒进了备好的马克杯中。

  琴里和真那拿起马克杯,一边吹气一边小口嘬饮。在喝了一口温热的牛奶之后,两个人一同“呋哈~”地吐了口气。

  随便搪塞过后,士道也喝了一口牛奶。温和的甜味在口中扩散,热流沿着喉咙直下,一直滑进了胃里。

  真那现在虽然隶属于Ratatoskr,但她原本遭到了DEM的捕获,并在那里受到了魔力处理,成为了力量强大的魔术师。

  可是获得强大的力量是不可能没有代价的。虽然表面上不容易看出来,但真那的寿命据说只剩十年左右了。

  琴里和士道原本都不希望真那再战斗,可在之前的战斗中还是借助了她的力量。为此,在战斗结束之后,真那接受了兼带治疗意义的细致检查。

  ——难道说是查出了什么严重的问题吗?突然的短暂沉默让士道十分紧张。

  “就是说我的身体啦。被DEM肆意摆弄造成的损害就像假的一样全都消失了。虽然这还是一种假设,但可能是澪小姐的灵结晶时的灵力波、怎么说呢、产生了良好的作用那样吧。据说只要注意健康的话,安享晚年也不是梦呢。”

  为求说明,士道看向了琴里,琴里将手指抵在脸颊上,“嗯……”地思索了一会儿,接着吐舌表示“不清楚!”。

  “不过嘛,既然Fraxinus的仪器给出了这个结果,那真那身体状况的问题应该不会有错。虽然原因还有探讨的余地就是……”

  虽然还不能完全接受,但既然这是真的,那确实可喜可贺。士道握紧杯柄,将马克杯高举,作干杯状。

  领会到士道的意图后,琴里和真那同样举起了马克杯。士道等人相视而笑,轻轻干杯。

  “就是啊。DEM濒临,精灵们都过的十分幸福!连真那悬而未决的身体状况也都康复了!再有不满的话可要天打五雷轰了哦!”

  “就是这样哦,兄长大人。哎呀,不过这样一来的话,我就得考虑一下自己的将来了啊。本以为接下来像白驹过隙一样了却余生就够了,结果却不成啊。——那么琴里,能将我和四糸乃她们在同一时期编入中学吗?如果今后要一直生活下去的话,最终学历只有小学未免太说不过去了。”

  并不只有士道是这个反应。琴里也和士道一样大感惊讶,真那提高了,丝毫不敢大意地将眼光扫向一旁。

  “——有何贵干,Nightre。不……时崎狂三。”

  “啊啦、啊啦。真那小姐居然会用名字称呼我。难道太阳明天会从西边升起来吗?”

  就在这道声音的同时,的地上出现了一股黑色的漩涡,紧接着一名少女——狂三便从中现了身。

  黑色长发遮住了左眼,像是要将蕾丝褶边的裙摆展开一样,黑色长发转着圈落地,地行了一礼。她身上的穿着并非灵装,而是与她的外表十分相衬的清一色的黑色打扮。

  如果是在以前面对狂三,那么士道的感情一定加上几分战栗,不过狂三现在已经在Ratatoskr的之下,她的表情完全不比彼时那般锐利冷冽。

  然而,与狂三数度交过手的真那对她抱持的感情并没有多好。当然,真那如今并不会突然袭击狂三,并且也正像狂三说的那样,她已经在用名字而非代称呼狂三了……虽则如此,可真那看向狂三的眼神仍然是带着刺的。

  “——唉,万事以小心为上嘛。虽说这很可能只是无谓的抵抗,但只要有一点能不被那个人察觉的可能性存在,我就必须如此。”

  士道因这耐人寻味的发言而感到了不解,狂三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真那见状愈发不快地哼了下鼻子。

  “在原因不明的情况下,真那小姐的身体康复了。在逻辑不能自洽的情况下,历史在好的意义上被改写了。不知为何,那场战斗结束之后,一切都收场了……您真的觉得事情会如此顺遂吗?”

  “确实,你这么想也无可厚非。……不,或许让你如此认为的这种思考本身,就是世界施予的命运吧。事实上,我在不久之前也和琴里小姐一样,对现状并没有抱持特别的怀疑。”

  呼、狂三将手抵在下巴上,陷入了思索。她拐弯抹角的言辞令真那不爽地抱起了双臂。

  此言一出,狂三抹去了嘴边的浅笑,在按顺序将士道和琴里、还有真那的眼睛看过一遍后,讲出了“那件事”。

  “——这个世界并非我们原来的世界,而是经某人之手创造出来的——我想说的就是这个。”

  不,不只是士道。琴里、真那也一样,三人脸上都是一副对狂三的话感到不明就里的表情。

  “正是。那曾让DEM的艾扎克·维斯考特求之不得的、利用邻界实现的对世界的改写——虽然形式与他不同,可却达成了与之非常相近的的人是存在的。”

  此人乃是DEM社的魁首,亦是为一切肇始的魔术师。是让精灵诞生的元凶。他的目的是利用精灵的力量将世界『改写』为魔术师们的世界。

  她这个问题问得十分恰切。士道等人在听到狂三这番话之前,从未对这个世界抱有疑问。就像狂三说的那样,既然拥有了改篡世界这等强悍的权能,那唯独狂三可以察觉到这个世界的未免太不自然。

  “我能察觉可以说是纯粹的偶然、是完全的副作用。可是……我敢自己刚才所言非虚。——诸位应该都记得吧?那全知的的名讳。”

  嗫告篇帙。它是能获悉这个世界上一切信息的全知。

  虽然它原本是二亚拥有的,但因为被维斯考特夺走的二亚的灵结晶到了狂三的手中,所以狂三现在成为了拥有两种的独特精灵。

  当然,狂三的可能性并不是零。但拥有嗫告篇帙的不只狂三一个。从澪那里分得灵力之后,二亚也恢复到可以正常使用嗫告篇帙的程度了。只要不是出于士道等人的理由……狂三就没道理。

  如此疑问自在情理之中。掌控邻界的澪也好、得到了与之对等的力量的维斯考特也好,都已经在之前的战斗中殒命了。精灵们的力量都被士道封印,而理所当然的,士道并没有做什么改写世界的。

  至少在士道能想到的范围内,并不存在能实现这种宏图的人,当然也没有怀有这种动机的人。

  士道向狂三投以搜求答案的目光,狂三见状轻叹一口气,直勾勾地看着士道说:

  “要我直接给您答案固然容易,可是不管嘴上怎么说,我想您也未必会相信吧。”

  士道体内封印着所有精灵的灵力。只要有那个意思,他就能做到和狂三一样的事情。

  狂三轻声答道,接着消去了手中的嗫告篇帙,将手指抵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

  “嗫告篇帙当然也是一个选择,但我更推荐您使用刻刻帝。请您用【十之弹】射击自己。——不是单纯的知识,而是借助自己的实际感受的话,我想应该就可以失去的记忆了吧。”

  恐怕她自己已经这样试过了吧。——原因定是她无法相信用嗫告篇帙获得的信息。

  事实上士道的未尝不与她们相似,但让可爱的妹妹们忧心实非他的本意。他一边点头表示不必担心,一边将刻刻帝的枪口抵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

  在铺展于脑海中的光景被一道强光涂抹的同时,士道在近乎无意识的情况下念出了她的名字。

  但她们的反应也在情理之中。如果不是了自己的记忆,士道势必也会有同样的反应。

  ——十香。除去五年前的琴里,她是士道第一个封印的精灵,是至今为止无数次在危头支撑士道的功臣。毫不为过地说,如果没有她在,士道的心早就了。

  正因如此才难以相信。哪怕是任何人都还好说,可偏偏是十香夺走了澪的灵结晶,改变了这个世界——

  或许是察觉了士道的困惑,狂三轻轻耸了耸肩。……原来如此,实际体验之后才知道,比起嗫告篇帙,确实是刻刻帝更适合探求。

  “诶诶。这一点确凿无疑。这里是十香小姐冀求的温柔的世界。是以都合主义的方式解决了所有的问题,将一切隐忧不自然地剔除的理想空间。”

  当然,这个世界与维斯考特想要的世界截然不同。既与原本的世界有同样的风貌,又将各种各样无可奈何的问题全部解决,可谓美梦一般的世界。在某种意义上说,这是颇有十香风格的世界。

  可即便如此,也不能就这么认同。说到底,夺取澪的灵结晶并改写世界这种事本就不像是十香会做的事。

  “——很遗憾,这就是我不知道的了。如您所知,即便是全知的嗫告篇帙,也无法获悉尚未确定的未来和人的内心。”

  话虽如此,目前获得的信息已经相当充分了。士道一面平复因紧张而加快的心跳,一面轻轻低头跟狂三道谢。

  “……没关系,多谢你了,狂三。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可能都无法察觉到这个世界的违和。”

  “——这里是十香小姐打造的理想的世界。对士道先生你们来说是求之不得的世界。虽然它确实与原来的世界不同,但只要不察觉到这是梦的话,它便与现实无异。”

  虽然这个回答跟狂三一贯的风格相衬,但却是顾左右而言他的搪塞。真那不满地蹙眉。

  “——我也无意否定这个温和的世界。也曾想过,若是能一直沉浸在这个世界里就好了。”

  “这里确实是理想的世界。可是它终究是抢夺了澪小姐的灵结晶,利用它勉强打造的。——若对此置之不顾,长此以往的话,世界恐怕会与十香小姐一起自灭吧。”

  “即便您问我这是怎么回事,我也无法回答您。刚才也说过了,十香小姐的用意是我所不知道的。”

  ……不对。准确来说,狂三也并不是丝毫不为所动。只是先于士道等人知晓的她在此之前已经体验过了全部的和战栗了吧。与狂三相处的时间让士道领会了这一点。

  于是乎,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士道总算是恢复了冷静。——这是因为士道觉得在这个混乱支配下的场合里,不能将『冷静』这个负担全压在狂三一人肩上。

  “——总而言之,目前我所知的信息就这么多了。之后的事就都交给专家负责了。”

  话音落毕,狂三用优雅的姿势牵起裙摆,踩着舞步,就像是离开舞台一样逐渐没入影子当中。

  不过——这份沉默并没有持续太久。琴里从口袋中取出珍宝珠叼进嘴里,目光锐利了几分。

  “……总而言之,采取行动吧。如果狂三说的都是真的,那么就不能有片刻的犹豫了。马上召集大家商讨对策。”

原文标题:约会大作战20卷 十香world (搬运)(1) 网址:http://www.cialisprofessionaltabs.com/toutiaocaijing/2020/0522/25149.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漫山遍野新闻网 www.cialisprofessionaltab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