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味审丑是中国垮掉一代孙笑川圣经的“新文化运动”

头条时尚 2020-05-22129未知admin

  当新民工小王结束了一天疲惫的劳动生产之后,唯一的就是看土味视频。

  打开语录和快手短剧,他畅快大笑。转身走进B站收藏夹,回味一遍郭八大战和带篮子保安三件套。两个小时之后,他完成进入了香甜的睡眠。

  在新津孙笑川和狗粉丝的荒诞喜剧落幕之后,大家反复咀嚼曾经的烂梗,时不时招魂般请出儒雅随和的新任。

  从“凶手找到了,@带带兄”,发展到、甲级战犯,只要狗粉丝想整活儿,孙笑川圣经孙笑川就能界通史中扮演超时空。

  《抽象圣经》是这一群体取得的第一次互联网胜利,越来越多的人说着抽象话,没有人不认识孙笑川。

  2018年,他们在快手上发现了一个河南农村的小光头,他在田间地头里扭动不太灵活的身体,凭借着野性原始的尖叫刺破了看客们沉睡的土味神经——“一给我里giaogiao!”

  这个光头没有预料到自己能从快手上一跃而起,他的“giao语”成为全新的语言体系,他的古早表情包至今还流传在互联网的角落。

  18年夏天,他似乎已经坐上了土味世界的铁王座。他识相地抓住机会,受邀参加了《中国有嘻哈》(虽然海选就被淘汰了)

  捧他的人说他是中国贫民rapper,真正的中华savage。骂他的人说他见缝插针,无利不起早。

  现在他依旧在快手直播着,无数giao家军等着和他连麦,他还把自己老婆拉进直播间猛吸一口流量。

  热乎的钞票拿在手里才是稳稳的幸福,Giao哥从一个普通的农村小伙成为自己语境中的话事人。

  南高飞,北厚坤。在Giao哥“”的那一年,中华大地还出了一位“圣主”,和一位“汉朝帝王。”

  他们一个左手“想你想你想你OMMM”,右手打着“世界大同教”的名,有点像土掉渣版的艾伦金斯堡。

  他们都有过一段“飞跃疯人院”的经历,他们也都印证了中年男子在土味市场的吸金能力。

  有人说他是一个演员,一个表演艺术家;有人说他在扮演一个丑角,一个装傻的天才。

  戴套的他,像平行世界的电影Frank男主角:怪诞不经,沉浸在自己的表演世界。

  在成为一名真正的Joker之前,他说自己睡过公园、饿过肚子、当过保安,做主播是为了更好的生活。

  讲到曾经的经历他眼泛泪光,但弹幕的观众却在哈哈大笑——“大艺术家”、“虎牙”,虚虚实实间没人愿意相信他的话,再正式的采访也不过是一场更大的直播。

  猎奇的大众不断寻找新的失乐园,一个每天凌晨上播的巨魔战将aka冬泳怪鸽出现在快手首页。

  他的冬泳、五禽戏、红枣小米水饭、和他声音洪亮的正能量,都在胳肢当代青年的笑点。人们仿佛进入了一座史前动物园。

  但是当他的残障弟弟、年迈父亲和困难家境在看客面前时,那句“遇到困难不要怕,加油,奥力给”一下就“变味儿”了,这句甚至被借用的梗,变得心酸无奈又现实。

  如果怪鸽的直播是为了,那岛市老八的走红,就是踏上了人类最野性、最原始粗放的自毁道。

  他的食谱前三位是臭豆腐、臭卤虾和腐乳,他自诩“万人称我美食家”,可他往嘴里塞的都是美食的反义词。这一行为本身就充满了黑色幽默。

  老八最辉煌的时刻,是他了位于葫芦岛市的那间撤硕儿(厕所),抓起那泡改变他人生的粑粑。

  听到那声干呕,我猜老八当时就后悔了。可是一夜之间,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吔屎之人。

  火是火了,火得一发不可,但他期望的红利并没有到手——没有人会投钱给吔屎之人,太掉价了。孙笑川圣经

  老八吔屎最大的意义,在于他触及了互联网审丑和的最低底线,界定了人类食物链的边界。

  B站群众口径:“笑梗不笑人,老八真男人”,孙笑川圣经是因为他们希望为自己的嘲笑寻找解释。尽管在潜意识里,“老八=吔屎”的等式已牢不可破。

  恐怕只有亲自走入那间撤硕儿,面对黑洞洞的粪坑,人们才会意识到一切解读都是那么无力。

  复读一年还是没考上本科的带篮子,最终就读于被他称为“小”的职业技术学院,也就是大专。

  乐观向上的带篮子鼓励失败者们:带专人,带专魂,带专都是人上人,985、211未来都是给我们打工的。大专生+保安,就是他身上的防伪标识。

  他的保安三件套、厂狗三件套、带专三件套,牢牢套住了80%网吧混子的现实生活。

  他的名言“吃饱喝足去”,带着底层男性苦中作乐的恶趣味,像是行走当代的阿Q。

  穿上切尔西靴,带篮子又摇身一变,成为指导土狗们穿搭的潮流教父,柯里昂家族的东方传人。

  如果你还不清楚带篮子现在有多火,那就去他的必备穿搭:耐克开拓者、锐步鞋、切尔西靴的淘宝评论里面找找答案。

  在带篮子直播间流连忘返的人,学历可以从世界名校一直延伸到职高。这里是一片没有学历链的,因为最高学历只能是带专。

  前不久,在以男性为主导的土味大地上,横空出世的郭老师又掀起了一场另类“平权”运动,

  人们在一个个土味狂欢的直播间进进出出,寻找着的乐园。或许是猎奇人类展,或许是“本降专”的黑色笑话合集。

  所谓的“审丑”和“土味”,是主流审美的产物,是我们无法从正规途径获得的“地沟油美食”,偶尔吃几次,过瘾解馋。

  “审丑”就像青春期的叛逆心理一样,在还未发育完全的世界里。新生的话语力量渴望从主流秩序跳出来,为自己挑选一个合格的叛逆代表人。

  他们当中有些人是生活所迫,有些人是玩命弄潮,有些人是凑巧搭上了这趟列车。

  他们无意间迎合了“反偶像”、“反英雄”的,但他们并不是推动潮流的人,更像是时代下的工具人。

  在工具人的带领下,大众品味着土味视频,若有所思的制造、参与这场狂欢,乐此不疲。

  当亚文化逐渐燎原时,b站成为了亚文化的耶撒冷,up主们就是这场运动中最伟大的传教士。他们联手解构约定俗成的,打造一片封闭的孤岛。

  20年前,唱口齿不清的周杰伦曾经也是老一代眼里“怪异”的代名词。但随着90后成为的今天,周杰伦也成为当代主流音乐的代言人。

  而现在,主流审美由资本掌握方向。网吧青年&带专青年,与资本打造出的精致之间隔着无形的壁垒。

  于是,资本捧出来精致偶像蔡徐坤,反主流青年们则打造了属于自己阶层的idol“带专人”。

  就像1960年代的年轻人,主流的方式是抛掉书本上街去,去公园,去街上对峙,飞着叶子当嬉皮士。

  年轻人只能在这片赛博街垒上重复前辈们的,只不过他们难以摆脱娱乐至死的窠臼。

  较之当年“要不要作战”的口,如今的青年们难以找到明晰的,敌人是一个幻影,也只剩的狂欢。

  当一位土味之神被纳入主流话语的“封神榜”之后,人们会转头寻找下一个猎物,打造下一场造神运动,用一位新的邪神对抗被招安的正统偶像。

  谁都清楚,为这些视频买单,除了猎奇之外一无所获,但至少在看土味的片刻,我们一脚踢开了都市新中产的高帽子。

原文标题:土味审丑是中国垮掉一代孙笑川圣经的“新文化运动” 网址:http://www.cialisprofessionaltabs.com/toutiaoshishang/2020/0522/25008.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漫山遍野新闻网 www.cialisprofessionaltab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